宁夏连续25天无新增确诊病例 确诊者全部治愈出院


23日患者从美国出发,经香港转乘国航CA112航班飞往北京,24日抵京,全程佩戴口罩。经海关检疫健康申报时填写干咳、咽痒,即由120急救车转运至北京小汤山医院。25日、26日分别采集患者咽拭子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,26日检测结果为阳性;结合境外史、肺部影像、血液检查等其他诊断依据,27日诊断为确诊病例,临床分型为轻型。

“王强(化名)是我接收的第一个患者,也是最年轻,病情一度最重的患者,作为一名医生,看到患者出院是打心底里感到高兴。因为一名危重症患者能挺过来,甚至出院,是非常不容易的。”说起这名46岁的武汉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,辽宁援鄂第三批医疗队队员、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张健依旧感慨颇多,从2月10日住院到3月14日出院,与患者相处33天,成了生死之交。

防护服掩饰了我的心虚,这是我唯一一次对他撒谎,其实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,但我还是想要给他希望。

“张医生,我的化验血脂高吧,用吃药吗?”

2月21日,在面罩吸氧流量达到10L/min时,他的末梢血氧仅仅90%。这相当于在面罩吸氧最大的情况下,还是呼吸衰竭的状态。于是,从面罩吸氧又升级到了经鼻高流量吸氧模式,这是有创机械通气前的一种较高级氧疗手段。

病情好转的一天,病房巡视后他问我:

“这一场灾难让武汉人遭受了太多,其实这几天他说去了监护室我就知道不好,我也明白您们支援武汉都很不容易,但是希望您们努力救救他,他对我们家很重要,我同意必要时插管,同意一切抢救……谢谢您!谢谢!”

说完,我笑了,我认识的那个爱提问的王强又回来了。

国家卫健委通报,截至3月27日24时,香港特别行政区已经确诊新冠肺炎518例(出院111例,死亡4例)。

王强与张健  受访者供图